纳达尔:脚伤严重一度无法走路 还想延续网球生涯

捧杯固然开心,但背后甘苦只有拉法自知

法网男单决赛开战前,在罗兰加洛斯现场的国外网球专项记者还在社交媒体上炮轰纳达尔和他的团队在处理关于”未来”这一敏感话题方面不够专业,因为周日又有传闻纳达尔只要第14次捧起火枪手杯,他就会宣布挂拍退役。纳达尔最终如愿赢得个人的第22座大满贯冠军,不过在夺冠后,纳达尔对于未来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会继续战斗,继续前进!”

纳达尔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说道,自己在第二轮与穆泰的比赛过后,左脚的伤情达到了最严重的程度,回到酒店时几乎无法走路。于是,在和团队商议后,医生帮他进行了麻醉处理,让他受伤的左脚暂时”睡着”,这样他能够继续参加比赛。

“最艰难的时刻,是在第二轮击败穆泰之后,当时我走路都很困难,幸好这次有医生陪我在巴黎参赛,他给我脚上的神经做了麻醉处理,让受伤的左脚’睡着’,这样我才能去打比赛。所以我要特别感谢医生的帮助。显然,过去应该没有球员给自己的医生找那么多活儿干,但我也清楚这不是长久之计。”

随后在接受欧洲体育采访时,纳达尔把这一情况又复述了一遍。主持人谢特随即询问纳达尔,在本届法网夺冠历程中,医生为他做过多少次类似(麻醉脚部神经)的处理,纳达尔的回答是,”我认为最好还是不要说出这个数字。我只能说在打比赛的时候,我的左脚神经是被麻醉的,只是为了能够打球。”

纳达尔在接受NBC采访时,还被问到关于是否还会重返罗兰加洛斯来继续参加法网,14届赛会冠军说道:”现在我也不清楚,我当然非常希望可以一直回来参赛,但同时我们需要针对我的左脚去寻找一个解决方案,因为我不也不可能一直用这种方式来参赛。”

纳达尔最后再次表示,自己的团队已经准备好了几套方案,然后经过商讨后选择一套来执行。这一计划可能从本周就开始,因为36岁的拉法还想延续自己的网球生涯。”这场胜利非常重要,我也很开心能够继续在球场上征战,我喜欢竞争的感觉,喜欢在这里现场观众面前比赛,尤其是在疫情期间,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我们接下来看看能够做什么,我们已经和不同的医生谈过,也有不同的选择,我们会尝试一种治疗方案,看看是否能够增加我继续职业生涯的机会,但就我现在的情况而言,这是不可能的。”(Amber)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