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病毒在多国开花,G7卫生部长模拟天花大流行,事情这么巧?

近日,英国、美国、加拿大、葡萄牙、西班牙、瑞典、意大利等国报告猴痘确诊或疑似病例,据英国广播公司20日刊文指出,截至19日,上述国家报告的猴痘确诊病例至少有29例。根据报道描述,当人类感染猴痘病毒时,会出现发热,喉咙疼痛,淋巴结肿大等症状,严重时脸部和身体会出现大范围皮疹,具体的许多症状和天花类似。

全球多地出现猴痘病例

29例这个数字看着并不算多,而几乎是同一时间,G7卫生部部长在柏林举行会议时,讨论应对全球卫生危机政策的过程中德国联邦卫生部长表示,未来的大流行病必须更快的得到识别,并通过更密切的协调加以遏制。这原本也不足为奇,然而,这些部长们却要模拟一个具体的场景,场景的设定是一场天花大流行,起因是通过豹子咬伤人传染给人类,进而在人类当中广泛传播,在青年当中致死率尤为高,这些部长讨论七国集团应该如何协调应对。

美国众多生物实验室不得不引人遐想

这看起来就有些巧合了,当年新冠病毒还没有在全球肆虐之前,美国也是进行了一个大规模的演习应对类似于冠状病毒的流行病,演习是在2019年年末举行的,2020年年初在我国武汉就爆发新冠疫情传染病。而在2019年这场演习开始之前,美国德特里克堡病毒实验室附近就出现大量的居民感染了所谓的电子烟肺炎,与这一次的预演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新冠后遗症可能影响多个脏器(美国政府问责局图)

同样是新闻报道出现几例病例,接着卫生部门或者安全部门就大范围地举行防控计划和演练,最后病毒真正爆发,就好像是一个剧本,而目前这个剧本已经走到了中间。

值得一提的是,当我们还在观察欧洲的这场模拟演练以及是否存在剧本的同时,美国的消息又来了,日前美国的医药公司已经表示,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变种天花和疟疾病毒,已经研制出可以对抗耐药性的天花和疟疾疫苗,而且美国有士兵向媒体透露,这些疫苗已经分配给驻防在亚太的美军,这一点无疑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加之,在俄乌冲突过程中,俄罗斯军队通过武装占领的形式控制了美国在乌克兰的30多座生化实验室,缴获一批美国使用生化武器的证据,其中就包括利用候鸟迁徙传播病毒和医学实验等。

综合这些来看,哪怕是最不相信阴谋论的人,也有理由担心未来等待我们的有可能是一场无孔不入的生物战争。稍微绕个弯子,病毒就有可能通过动物的迁徙,几经辗转后影响到在迁徙区域生活的人类,然后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感染大量民众。

结合此前欧洲美国等地出现神秘肝炎的报道来看,我们可以推测,如果不是特意培养释放的病毒,那导致近期这些奇奇怪怪疾病的原因,也很可能是与国外不再抗疫,选择“躺平”之后,病毒降低了感染过人群的免疫力有关。这大概率会使得人更容易被其他疾病侵害,而不光是新冠本身,这点倒是跟艾滋病的原理略有些相似。

中国防疫的成功经验证明,面对新冠病毒的突如其来,政府牵头采取积极有为的态度来有效管控新冠病毒,降低感染率是可以成功遏制住病情发展的。然而,如果以“躺平”的态度应对新冠疫情,与病毒共存,什么防护措施也不做去装作“生活一切如常”,很可能导致整个区域的民众免疫力整体下降。不仅会使新冠病毒不断肆虐、变异,演化出不可控的势头,而且还会大幅降低人的免疫能力,即便新冠疫情真正能够挺住,许多常见病也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加之,谁都不能保证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是整个世界最后一次传染病,如果区内人体免疫力整体性下降,那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未来再度出现其他疫情大流行时,该区域也是不堪一击的。

综上所述,未来有关疫情的挑战恐怕会愈加严峻,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不能放松警惕。打好疫苗做好防护,尽量避免自己感染新冠,从而避免掉可能的免疫力损失,是普通人能为自己和家人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们虽然不是医学专业人士,没经过严密的科学研究,不能得出猴痘、肝炎等疾病和新冠损伤免疫力的完全可靠关联,但作为一种潜在的可能性来防范,也是没有坏处的。

(执笔:政霖)

Related Post